肉肉月半子

楼诚 凯源

三生三世戒情人(蔺靖/楼诚/凌李)33

目录

33我不怕任何风雨,我只怕我没有资格爱你……

凌远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惊的凌远浑身一震,赶紧接了起来,一听却是金副院长打来的,凌远有些失望,说起话来语气淡淡,“有事么?”

金副院长焦急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透了过来,“我得到消息,昨天患者家属来找廖老师闹事那件事,都市周报已经写了稿子,排版印刷好了,就等着明天进行发售了。”

“什么?!”凌远一惊,“消息准确么?”

“千真万确!我的一个关系非常好的媒体朋友透漏给我的,他连稿子都看到了,据说上面的内容对我们医院和杏林分院十分不利。”

“你先别着急,我来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把这件事压下来。”凌远强迫自己满是李熏然眼泪摩挲样子的脑子冷静下来……现在的他,需要冷静……

放下电话的凌远想了想,拨通了郁总的电话,郁总是本市的商业巨头,也是杏林分院的主要出资人,人脉广,办事也很果敢,这时候找他商量这件事,再合适不过。

听完凌远说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郁总微微沉吟了一下,挑高了尾音问凌远:“都市周报?”

“对,郁总,都市周报,你在那儿有熟人么?”

“人嘛,我倒是算认识一个,听说是这家都市周报的主要出资人,你说的这个事情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太好了,那就麻烦郁总帮个忙,联系一下。”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麻不麻烦的。我是杏林医院的出资人,这件事我本来就责无旁贷。不过,这个人你也认识,论关系,你要比我熟的多,你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我?”凌远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熟人跟都市周报有关系。

“不是别人,就是最近一直缠着跟我要城南我手上那块地皮的许乐山。” 

“谁?”

“许氏珠宝的许乐山。”郁总的话一个一个字重重的敲在了凌远的心头!

感受到了凌远的沉默,郁总对凌远的身世也略有耳闻,知道他的生父许乐山当初抛妻弃子然后凌远被凌教授收养的事,但是对于凌远和许乐山的父子关系到底差到什么程度却并不知道,此番一说,也是想着如果此事若是由他开口,恐怕许乐山就要拿城南那块地皮做文章,但是由凌远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他是商人,自然会计较利益得失。但现在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凌远的沉默,他想了下还是开了口,“要不他那里还是我去说吧。”

“不,不,这个事,我去说。”凌远猛的回过神,失魂落魄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凌远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要面临这种选择……

只需要给他的那个生父打一个电话,说一句话,就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多简单,不是么?但是他却感觉异常艰难……

这个电话凌远还是打了,话讲的很简短,凌远也懒得客气,直切正题,许乐山显然对于凌远主动给他打电话很兴奋,二话没说就应承下来,巴拉巴拉的在那吹嘘自己怎样怎样怎样,凌远不想听,呱嗒一声挂了电话扔在一旁。

凌远啊凌远,你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你不是心里鄙视生父许乐山么?你不是恨他当年抛妻弃子么?你不是怨他害得你亲妈疯了一辈子最后重病而死么?

现在为了医院的这点破事,你的那些怨恨,那些所谓的原则,就这么统统不要了,看来李睿真没说错你……

凌远趴在方向盘上,眼睛涨的酸疼,湿润的液体滑过,一滴滴砸下……

他的疯妈一辈子都在等着那人回来……

那个给了他生命的可悲女人……

那个给了他生命的凉薄男人……

他讨厌许乐山这三个字,听到看到想起都会让他记起这一世自己身体里流的是谁的血……

像许乐山一样计算得失,泯灭良知?像生母一样逃避懦弱,精神失常?

学医的他,更了解遗传学里亲血关系的延续……

看着许乐山他就只能承认,自己的血液里一半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凉薄……

凌远的身上发起抖,他在恐惧,一种深深的恐惧……

李熏然,我不怕任何风雨,我只怕我没有资格爱你……

————

凌远没有回家直接回了医院,他打算在林念初家收拾好她搬回去之前,都住在医院。

晚上的医院比白天少了些人,但是依旧有些忙碌。凌远回到院长办公室,开了灯,坐在办公桌前发着呆……渐渐的视线焦点落在桌子上的一沓手写稿上。那是他给程明爸爸制定的治疗方案,西医治疗,结合中医保肝。

身为蔺晨时他号称鬼医圣手,擅长奇思巧路,以毒攻毒,虽然现在很多法子不能用了,很多的草药也都绝了迹,包括他自己也都没有了内力,梳精通脉,内力养气的事是干不了了,起死回生的神丹妙药也做不出来了,治好程明爸爸无疑是痴人说梦,但是延长程明爸爸几年的命,倒是不算什么难事。

想起程明那张和梅长苏明台一模一样的脸,凌远的心渐渐暖了起来,这一世虽有这样的出身,但却给了他凌教授那样的养亲,给了他与爱人和家人重逢的机会……

已是深夜,外科住院部的灯光有些昏暗,凌远走在走廊上,他想去看看程明……程明果然在,其实程明爸爸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不用人夜间陪床,但程明还是推掉了所有工作在这陪着……

凌远轻手轻脚的走到病床边,看了下记录和各项指标情况,程明爸爸的恢复情况还不错,再过几天就做一次详细的全身检查,就可以确定治疗方案了。凌远的动作极轻,但是程明还是醒了,其实原本他就没睡沉。

“凌院长,辛苦了。”程明看着总是神采奕奕霸气四方的凌远一脸疲惫,竟就有些心疼。

“你父亲现在情况很稳定,我制定了下一步治疗方案,中西医结合吧,有时间我给你讲解一下。”凌远的声音很低,为了让程明能听得清楚,唇就在程明的耳边……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走廊里的光亮由门缝透过正好照到了凌远和程明身上,被光刺得两人都眯了眼看向来人,三牛呆呆的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被光笼罩的两人,眼睛瞪的好似铜铃一般大,哆哆嗦嗦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凌远,你,不,你们,你们……”

————

其他文点这里

昨天为了怀着少女心写糖番外发糖的我屏蔽了一切可能虐到我的频道……

今天一早打开朋友圈……

为什么我手这么欠……

晒的我眼花……

我是强撑着更文的……艾瑞巴蒂,关爱一下我吧……

评论(44)

热度(119)

  1. clm猫猫肉肉月半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