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月半子

楼诚 凯源

三生三世戒情人(蔺靖/楼诚/凌李)66

目录

66 分手。
李熏然当然也看到了凌远,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几乎是豁出去似的,向金灿灿的唇贴了过去……
周围突然静了下来,李熏然甚至听得到大家的抽气声……他根本不敢往凌远那瞄,他怕看到凌远此刻的表情,直接拖了还在懵逼中的金灿灿火速逃离了案发现场……
凌远铁青着一张脸看着李熏然这一出,他也认出了金灿灿,金副院长的宝贝闺女,老金曾经还想撮合他和他闺女!李熏然,金灿灿,这俩人怎么跑一块儿去了?还给他演了这么一场狗血大剧!
身边的薄靳言颇有些玩味的看着两人,“凌院长,你家后院好像起火了。”
凌远给了他一个我又不瞎的表情之后大踏步的离开了,周身上下笼罩的低气压自带避水珠功能,让警局的人自动让了一条路出来,搞得好像是夹道欢送一样,直到凌远的身影消失了之后还保持着队形不乱……
被梁锦文支走买雪糕的傅子遇舔着冰淇淋回来觉得气氛有些怪,在夹道上边走边发雪糕,“哎,哎,大家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薄靳言一脸的面无表情,心里恨不得自己从来没认识过这个白痴……侧脸一看梁锦文笑的一脸傻气瞪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珠子盯着傅子遇,得,一对儿二百五啊……
梁锦文傻笑着看着傅子遇的样子,打心眼儿里觉得呆萌可爱,傅子遇明明笑起来活像一只狡猾的狐狸,怎么就能笨成这个样子啊……
傅子遇一路发着雪糕走到了梁锦文的跟前。
“我的呢?”梁锦文伸出手。
“都发没了啊。”傅子遇舔着手里的冰激凌,“就剩我手里这个了……”
梁锦文伸手扶了他的腰,倾身凑过来,圆溜溜的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他,伸出舌尖轻巧的在冰淇淋上一卷,“唔,好甜。”
他喷出的温热鼻息甚至打在了傅子遇的脸上,惊得傅子遇心停了一拍,冰淇淋都差点滑了下去……
稳了稳心神,发现梁锦文已经在那边抢香港同事的雪糕吃了,傅子遇的心沉了沉,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缠绕滋生起来……
想到刚刚梁锦文看着凌远的眼神,和听说凌远和李熏然是一对儿的时候惊讶的表情,心里那股滋味就更加的说不清道不明起来……
傅子遇舔着冰淇淋,舔着舔着就变了味,唔,这冰淇淋怎么这么酸呢,一直酸到心里了……
————
李熏然拖着懵逼的金灿灿根本跑不快,到了外面风一吹,金灿灿回了神,一把推开李熏然,“李熏然,你疯了!”
别人看不到,但是金灿灿知道,刚刚李熏然只是借了下位,看起来好像吻了她,但实际上两个人的唇根本就没贴上。但是她知道,不代表凌远知道啊!当着凌远的面来这么一出,这是铁了心不想好了啊。
“我没疯,这是我能想得出的,能帮到凌远的最好方法了。”李熏然的漂亮的眼闪出晦暗不明的神色,金灿灿居然看到了那神采奕奕的眼睛下,绝望压抑的情感。
“在能坚持的时候坚持,以后才不会后悔。”金灿灿觉得,凌远真正在乎的,应该是眼前这个李熏然,而不是熏然心里想的那些。“况且,我觉得,他也不会放开你。”金灿灿眼神瞄到已经出了警局大门的向他们走来的凌远。
“灿灿,不仅仅是那些原因!谢晗回来了!我上次就差点死在那个变态杀人魔手里。他们说在他手里活下来的只有我和薄靳言,也是因为我们,他上次才失败诈死。这次他的目标很可能是我们两个,这次,我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不想连累凌远,更不想他因为我再伤心……所以,灿灿,帮我!”他没多少时间了,凌远越来越近。
金灿灿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凌远一步步的走过去,离李熏然越来越近,阳光下李熏然挺拔的身姿落在他的眼里,带着一圈薄薄的光圈……他的爱人啊,他追寻三世的爱人……
杀心理医生,窥探他的秘密,费尽心机改头换面,把他的前世写成了伪装者,还找程明来演明台……这是巧合还是他知道了程明就是明台?还有他留下的那个信息,他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才来找自己……谢晗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他的三世秘密他到底知道多少?又相信了多少?他之前监禁过李熏然……他有没有发现李熏然就是他寻了几世的恋人?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不停的涌了出来,在凌远的脑子里炸裂开来……
想起熏然上次落入谢晗手里的录像和细节……凌远的心抽疼起来,猛地停住脚步……
不行,谢晗这次,明显是来找自己的……如果让他察觉熏然的身份……凌远简直不敢想下去……
凌远停在离李熏然和金灿灿不远处,就那么望着李熏然。熏然,既然你想这样,那我就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演一出好戏……
“李熏然,你当我是什么?”
这一句把李熏然问的一愣。凌远在心底一下一下的描摹着李熏然的眉眼模样,一笔一笔的加深三世的镌刻……
“当什么?凌大院长认为我把你当什么?爱人么?”
“你这是要跟她在一起?”
“凌院长,到此为止吧,跟你在一起实在太累了,你不在乎名声荣誉,我在乎。我跟你本来就是玩玩,我真正喜欢的人是灿灿。”
凌远的眼睛望向一旁的金灿灿,“你也爱他?”
金灿灿在艳阳下周身一抖,使劲咽了口吐沫,颤巍巍的说,“当然!凌院长,熏然他爱的是我,你们俩个的事他早就告诉我了,他说他要跟你分开跟我在一起。我们两个才是真爱。”
“分开吧,凌远。我想过,正常的人生……” 李熏然瞪圆的眼眼角有些红。违心的话,说者并不比听者轻松……
即使知道这是李熏然的违心之语,心还是仿佛被揉捏撕扯痛到窒息,凌远往前走了一步,脚步有些踉跄……
李熏然握紧了手,强忍住扶住他的冲动……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如你所愿……”凌远的嘴一张一合,“反正我也只是……玩玩而已。”
暗处的眼睛,望着这一幕,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

其他文点这里
嗯,有一种快写到尾声的感觉了……啊哈哈哈,骗你们哒~今天的这集分手送给大家,有没有很酸爽?(lo你有病吧…)大家愚人节快乐嗷~愚人节你们都在干什么呢?有没有好玩儿的事情呢?有没有跟好朋友开有趣的玩笑呢?有没有遭到捉弄呢?嘿嘿嘿
因为每天的时间要保持日更都很紧张,而且黄赵那篇文又没有什么人在看,所以我断更了……昨天居然看到一条留言催黄赵那篇,我看到几乎想哭!冷CP也是有人惦记的,虽然只有一个(汗……好吧近期我会更一下的……
我好想去北京……吃小吃听相声啊!!!

评论(62)

热度(119)

  1. clm猫猫肉肉月半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