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月半子

楼诚 凯源

【谭赵】爱情三十六计(ABO)-04

目录

卷一 胜战计

第四计 以逸待劳

困敌之势,不以战。损刚益柔。

以谭宗明这种身份,他不愿意亲自干的事情自然会有很多人上着赶子替他做,包奕凡正有事相求,能有这个殊荣为谭总效劳,自然不会拒绝。

包家黑道起家,这些年虽然明面上已经转行做了白道生意,但是与黑道的关系还是藕断丝还连,至于暗地里还沾不沾,这可说不清楚。

包家到了这一代,只包奕凡一个独生子。这位小包总牛津大学数学系毕业,人很聪明,骨子还带着父辈的狠劲儿,一心想要把家族公司做成上市企业,无奈他爹老包总不同意。老包的意思是除了不上市,随便他折腾。

包奕凡想要转型,扩宽包氏的业务范围和市场。这次找上谭宗明谈合作,就是看上了谭氏旗下的航运公司。

外面很多人都知道谭氏集团做地产做贸易做风投融资等等等等,但很少人知道谭氏其实是做航运发家的,而且至今这仍是谭氏企业最赚钱的一块。不夸张的说,谭氏的航运生意在国内无人能及,在国际也是属一属二。这个公司一直由谭宗明的爷爷直接管理,这几年,谭爷爷让谭宗明开始接触这一块业务,这也是为什么谭宗明不常出现在晟煊的原因。

当然,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不得不说包奕凡的消息很灵通。谭宗明与他接触过几次,这个小包总,有点意思。

谭宗明从来都不缺耐心,他现在只需要等待,等待着被困的猎物走投无路,自己乖乖送上门来。

小包总诚意很快就送到了谭宗明的眼前,听说魏渭陷入了财务危机,快要破产。

商界这个圈子,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魏渭的事情很快源源不断的传到了谭宗明的耳朵里。

魏渭在找钱渡危机,银行贷款他走不通,自然就要找人借。当然,他一毛钱都没有借到……

魏渭不傻,相反他很聪明。想通了其中关节之后很是气愤,找到了谭宗明。

安迪常常说,谭宗明的家像个公园,魏渭当时并不明白,如今从大门沿着绿树成荫草地成片的马路走了大半个小时还不见屋子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安迪的意思。那不是个比喻,是个如实描述。

最后走到地方的时候,魏渭也早磨没了来时的怒气。

谭宗明在房子前面的湖边喝茶,英式红茶,如同配套的茶具点心一般,旁边立着他的英国管家和仆人。魏渭一点也不怀疑谭宗明喝日本茶的时候会有日本茶艺师和艺伎喝中国茶的时候会有人抚琴吹箫。

“为什么?”魏渭还是想不明白,如果是为了安迪,谭宗明为什么之前一直不动手而现在突然发难?这不合常理。

“在一定范围内,我会尊重安迪的选择。但现在,魏先生,你显然超过范围了。”

“什么范围?”魏渭还是有点不明白。

“一个不让她受到伤害的范围。”谭宗明放下茶杯,“魏先生,你的存在,会让安迪受到伤害。”

“谭总,我想,你可能有点误会。我很爱安迪,我发誓我绝不会伤害她。”

“对于魏先生的誓言值多少钱我我没兴趣知道,我也不在乎你暗地里做的那些不上台面的事,我在乎的只有安迪。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离开安迪,我保证你需要的贷款明天就会出现在你账上。”

“谭宗明,你实在是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嘛?我还就是仗势欺人了。主动离开安迪,将伤害降到最小,你至少还可以保住你的财产。可如果你硬要跟我对着干,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一无所有,生不如死。魏先生是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选。”

话已讲明,谭宗明示意管家送客,魏渭走的时候失魂落魄。以谭宗明对魏渭的调查了解,不难猜出他最后的选择。

————

赵启平第二天乖乖去庄恕那儿做了个检查。季白没来,庄恕说他出差了。赵启平点了点头,家里二哥三哥都是警察,常常出差。

“苦了你了,警嫂同志。”

“滚。”

走出市院的赵启平开车回六院,路过晟煊的大楼,然后,目不斜视的开了过去……

而谭宗明坐在晟煊楼顶的办公室,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来来往往的人……

他和他也许在想着对方,也许只是路过……

————

谭宗明偷偷的去看了老严口中的安迪的弟弟。以捐助人的名义。他每年捐助的福利院孤儿院希望小学等等不计其数,所以对于他这次的捐助,也没人觉得奇怪。

福利院的院长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很热情的接待了他,谭宗明里里外外的参观了福利院,然后在院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何小明。

“小朋友,你在画什么?”

何小明显然对于走过来的谭宗明有些害怕,院长走过去,搂住了小明,“小明乖,别怕啊,告诉这位哥哥你在画什么?”

何小明看了一下眼前笑的亲切和蔼的谭宗明,往院长背后缩了缩,依旧没有出声。

院长有些尴尬,“我们小明啊,很乖很聪明的,那个圆周率啊,小明能背到小数点后面一百多位呢。”

“哦?这么厉害。”这孩子看起来倒不像是老严资料里说的精神问题,应该是有自闭症。

“快给哥哥背一个。”院长这么说,小明听话的背了起来。谭宗明只知道3.1415926,后面的,他是分不出对错了。小明足足背了有一分多钟才停下来。

“真厉害。”谭宗明由衷的夸奖让何小明有些羞涩,又往院长身后躲了躲。

这种记忆力,的确很可能是安迪的亲弟弟……

又与院长聊了聊小明的事,在院里逛了一圈,谭宗明和老严一起上了车回上海。

“东西拿到了么?”

“拿到了。”老严手里捏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里面装着根头发。

“拿去跟安迪的做一下比对。还有,再给福利院送些孩子用的吃的穿的用的,顺便捐点钱把福利院修缮一下。”

“听你这意思,是确定了这个何小明就是安迪的弟弟了。”

“八九不离十吧。不过我做这些倒不是因为这个。这个福利院的院长人不错,收养的都是些孤苦伶仃个有些问题的孩子,这些孩子大部分都不会被领养,福利院的设施很旧,条件很艰苦,花点钱,让孩子们过得好一点,也能少受一些苦。”

“世人都说,有钱人做慈善,要么是在为自己罪恶丑陋的心灵赎罪,要么是为了装饰自己光鲜靓丽的外表。要是多几个你这样的有钱人,世人的看法可就要改改喽。”

“老严,你可别给我戴高帽,魏渭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派人去接近魏渭的母亲了解情况了,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另外,魏渭现在几乎是黔驴技穷了,他现在无路可走,估计挺不过三天。”

“很好,继续封死他一切可能的退路,我们就慢慢等,等他自己再次送上门来。”

————

魏渭想尽了一切办法,可无奈前有包奕凡,后有谭宗明,即使他再精于计算也扭转不了乾坤。安迪有些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询问过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然而谭宗明那天警告的话犹在耳边,魏渭思虑再三,终于还是没有说。这是为了安迪,更是为了自己,为自己留条后路。

谭宗明没有看错魏渭,他或许很爱安迪,但是绝不是爱的毫无底线,他的爱,带着太多杂质和条件。

魏渭也是在此时才发现的,这个发现让他很挫败……

不是安迪不够好,也不是他不够爱安迪,只是他已经过了那个不顾一切的年纪,没了那份为爱坚持到底的初心……

谭宗明至少有一句话说的对,他,魏渭,配不上安迪……

————

魏渭比谭宗明预想的还要能扛,谭宗明也不急不躁,好的猎人总要等猎物自己把自己折腾的筋疲力尽毫无反抗能力,再一击致命。

魏渭来找谭宗明的时候,早没了当初的种种情绪。

“我有两个要求。”

“魏先生,你好像搞错了,现在是你在求我。”

“我只有这两个要求。谭总,我会保证离开安迪,甚至可以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说。”

“第一,我想知道你非要我离开安迪的真正原因。第二,我想拜托你……照顾好安迪。”魏渭的眼圈有点红,他自私不假,但对安迪的感情却也不假。

“我当然会照顾好安迪,这个你不用担心。至于那个原因,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老严已查到真相,这个真相太残酷,对着这样的魏渭,谭宗明心里也忍不住翻出一丝丝不忍。

“让我死个明白。”

“你与安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你们的父亲,叫魏国强。”

——————

该在一起的人,不管擦肩而过多少次,终会相聚……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奇妙,不是么?

评论(8)

热度(130)